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5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得知老婆出軌 我衝動地報複

以為只要將這些缺點改掉,就可以解決問題,關係也就可不受影響。國外

我的出軌猶如遼甯那場百年不遇的暴風雪,突然降臨,沒等抵擋已長驅直入,沒容反抗已全線崩潰。它像鋪天蓋地的大雪飄進我的日子,婚姻之路陷于癱瘓,情感若抛錨半路的汽車,吼叫著衝不出那片泥濘……

  在困苦中,我找到了自己出軌的根源——信任的缺失。無論教堂的婚誓,抑或是黃山的同心鎖,都沒能改變這一致命的愛情基因缺陷。

  “情敵”之妻突然造訪

  北京的天陰陰的,風像無家可歸的流浪狗拍打著窗棂。我衝杯咖啡,望著杯盤狼藉的餐桌,想著如何打發這老婆不在家的蒼涼。筱敏去廣西了。行前,她買回牛奶、面包、午餐肉,真空小菜、八寶粥和一衝即食的玉米粥,把冰箱塞得滿滿的。她知道她不在家,我是不會開夥的。

  女人是蝸牛,到哪兒哪兒是家;男人是雄獅,離開女人就是流浪漢。妻不在家,我心裏只有揮之不去的無聊。“咚咚咚!”突然門被敲得山響。這哪是敲,是捶,是砸。

  “誰呀?���我不快地問。趴在門鏡上一看,是一個年輕女子。老婆不在家,是不能輕易放女人進門的。“你是不是砸錯門了?我家不欠水費、電費、醫藥費,也不欠農民工的工資。”我隔門說道。

  “開門,我是王曉明的妻子。”她氣呼呼地說道。

  “王曉明?啊,對不起,進來吧,筱敏出差了。”我打開門。王曉明是筱敏的頂頭上司。
“我要跟你談一談。”她冷冷地說。

  我老婆不在家,老婆的上司的老婆要和我談談,談什麽?她老公是我老婆的領導,我老婆是我的領導,那麽她就是我的領導了?這是哪兒和哪兒啊?我莫名其妙地把她讓進客廳。

  這位女士黛眉輕颦、身著款式新潮的紅色皮衣。她坐在沙發上,還沒開口眼淚就下來了,戚戚慘慘,悲悲切切。

  “您不要傷心,有話慢慢說。”我說。

  “我被那兩個狗男女耍了。呂筱敏,這臭不要臉的女人……”她哭著罵道。“你怎麽罵人呢?”我氣憤地跳起來。她不會是精神病吧,要不怎麽會跑到我家罵我老婆,這不是騎我脖子上拉屎麽?她老公別說是副處,就是部長也不能這樣欺負人啊。

  “呂筱敏和王曉明這兩個狗男女早就搞到一起了!他們總在一起,我還自欺欺人地想他們可能是工作關系。今天他們單位有人打電話給我……”她瞪著熊貓似的眼睛對我說道。她的話像錘子砸在我的腦袋上,我蒙了。

  “你不能聽風就是雨……”我有氣無力地說著,抓起電話打給筱敏。“別打了,他們的手機我都打過了,關機。”

  筱敏的手機的確關機。我不死心,連撥幾遍,她幹嗎要關機呢?我兩腿一軟,一屁股跌坐在沙發上,雙手抱頭,前所未有的絕望將我的心徹底覆蓋。我之所以35歲才娶妻,怕的就是這種事啊!

  “會不會有人報複他們,會不會搞錯了?”“那人說,11月29日,他們還在和平門附近的一家賓館開過房。我請人幫忙查了,確有此事,他們是用王曉明的身份證開的房。”

  我翻了一下工作日曆,那天我去京郊采訪,很晚才回來,筱敏沒在家。我以爲快到年底了,她工作忙,就獨自睡了。她到底什麽時候回來的,我不知道。這種事情以前屢有發生。我太蠢了,筱敏說要跟王曉明去廣西出差,我要開車送她,她不讓,原來這裏面有勾當啊!



我的分享
想了解酒店消費嗎?8.兩個人同時犯了錯,站出來承擔的那一方叫寬容,另一方欠下的債,早晚都要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